山西省戒毒管理局 www.sxjiaozhi.gov.cn/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民警职工园地

月亮晃着我的眼

发布时间:2018-05-31 22:29  作者:王玉栋  来源:下寨戒毒所  点击次数:135

    深夜,月亮晃着我的眼,让我辗转反侧,惹我思乡思亲。

    小时候,村子里很久才能有幸放一场电影,一听说晚上有电影看,高兴地欢呼雀跃,晚上的月亮刚刚爬上柳梢头,就把父亲的那把竹条椅子搬上,到放映场去占位子。嬉戏打闹中电影就开始了,翘首以盼中总是怪怨父亲最后才到场。长大了,才知道,忙了一天的父亲早已累得够呛,只是为了陪伴我、不扫我的兴才勉强进场。电影还没结束我就已经在父亲的怀中进入梦乡。散场了,皎洁的月光下,父亲一手扶着扛在肩上的竹椅,另只手拉着我的小手,迷迷糊糊地跟着父亲只是往前走,恐怕也只有那两条小腿是清醒的。回到家中倒头便睡,第二天醒来问及看了什么电影,全然不知。现在的农村不用出门,在家就能看到高清度的网略电影,唯有月光下,父亲牵着小手的情景,至今难忘。

    小麦返青了,父亲让我和二弟去责任田浇灌小麦。兄弟二人扛着钉有电闸和电表的木匣子来到机井旁,月光下,按照父亲白天的指教,把三根电线接上后合闸,白花花的井水抽上来了的,在月光下显得异常清亮。弟弟在渠头,我则坐在早已测算好的麦田陇上,等候头水的到来。深夜里,伴着蛐蛐此起彼伏的叫唤声和井水渗田的沙沙声,月光洒在麦田里,显得更为幽静。不知不觉中,坐铁锹把上,枕在膝盖的双手上就睡着了。睡梦中,脚底下传来一股凉意。哎呀,水来了,急忙抽身站起来,两脚已是泥水满鞋,赶紧喊醒了那头的二弟岔水。一畦浇完了,再浇下一畦。月亮从东爬到了西,兄弟二人扛着工具往家走,大概是年龄小的原因,却也不知劳累。如今,喷灌技术早已普及,可这月光下的记忆总是难以忘却。

    六月收火麦。跟在大人的后边,手里拿着一把镰刀像模像样地割小麦,一会就腰酸背痛得直不起腰了,又困又渴的哎呀声中,父亲发话了:“小孩子哪来的腰,赶紧的,谁先割到地头给谁一个大苹果。”还别说,这望梅止渴的办法还真奏效,生硬咬着牙坚持到了地头。听大人们说白天容易把小麦揉碎在地里,晚上拉着小平车在地里装小麦垛子,月光下,小麦穗子扎着脖子,脚下的麦茬子刺割着脚环,却忘记了疼痛。为了抢时间,大人们借着月光在碾场,小孩子们早已在一旁的麦草堆里进入梦乡。平房顶上,晒了一天的小麦粒到了收场的时候了,堆在一起的小麦在月光下像个小金山,跟随大人们劳作了一天的我和弟弟躺在上面,热乎乎的,大人们也不挑剔。不一会的功夫便发出了呼呼的鼾声,是那种睡香和着麦香的香味。大概是现在生活条件太好的缘故,始终寻不回那种香味的感觉,只能在记忆里寻香。

    等到大学毕业,上班后去矫治迷途的浪子,却与妻儿是两地生活。月光下,我在场所的暖气片厂里带队清砂,连轴转他半个月后才能回家休息两天。回到家中只是蒙头大睡,妻子怪怨我把家当成了旅店,从不过问柴米油盐,更不染及家务营生,埋怨声中再次离家,叮咛和嘱咐自然少不了。深夜里,月光下,她妻子手里搀扶着老妈,背上背着发烧的女儿向医院奔去,月亮走她也走,无助的她也只能向头顶的月亮诉说衷肠。现如今,结束了两地生活,场所的面貌和条件也发生了翻天覆的变化,亏欠她们母女的恐怕是数也数不清了。

    望着身旁安然入睡的她们母女,我该善待她们。其实还该善待父母,善待单位,善待他人,善待一切……

    深夜,月亮晃着我的眼,让我感悟人生,引我入眠入梦。

关键字:
 
Copyright(c) 山西省戒毒管理局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:新泰基网络公司